365滚球网址是多少_365免费滚球_bet365如何滚球波胆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别让WTO改革陷入“只对话,无行动”的陷阱

别让WTO改革陷入“只对话,无行动”的陷阱

18-11-09

2018年10月,美国驻世贸组织大使向WTO成员发出警告,提醒各方不要让多边贸易体制改革的相关讨论阻碍了WTO的深度变革。文中提及美国、WTO以及其他方面对WTO改革所持态度,认为WTO成员应当积极采取行动,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而非仅仅停留在讨论阶段。以下为文章内容,供参考。

美国大使丹尼斯·谢伊(Dennis Shea)在日内瓦举行的代表团团长非正式会议上说:“近来我们听到许多关于改革WTO以提高其有效性和参与度的说法,美国对这种在体制问题上采取更加公开和坚定的做法表示支持。虽然推进改革计划需要时间和耐心,但我们必须避免陷入“只有对话而缺乏具体行动”的陷阱。

谢伊发表其评论不到一周之后,几位贸易部长齐聚渥太华,讨论WTO的改革方案。这场所谓的“中间地带”会议,并未邀请美国和中国参加。加拿大和欧盟已经提出了WTO成员可能采取的组织改革方案。上周谢伊表示加拿大对于改革方案的讨论还不够深入,因为其重点是进行更多的讨论而非采取行动,他说:“我认为美国对改革问题的认识已经超越了讨论阶段”。

WTO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表示,在日内瓦关于WTO改革或现代化的讨论日渐增多,这点不容忽视。

阿泽维多在代表团非正式会议上称,根据记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考虑并且在讲话中谈到WTO的现代化改革。显然越来越多的力量开始聚集在关于改革的讨论之上,更多的领导人也开始积极参与并就此展开对话。因此我们不能忽略这一问题。”

但也有一些成员对此视而不见,并认为WTO并不需要任何改革。

阿泽维多表示,“一些WTO成员发现了贸易问题,而为实现WTO现代化所做的努力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确切地说,解决哪些问题以及如何解决,应当由WTO成员来决定。但同时我也认为有些成员觉得根本不需要进行改革。”

一位加拿大官员和阿泽维多的看法一致,他向《美国贸易内参》透露,“有些国家就是乐于无所作为”,但是能“强制这些国家开始行动”的事件将很快改变这种局面,例如中美之间的贸易战。

这位加拿大官员表示,如果WTO要解决美国提出的所有问题,就需要采取这样的行动和措施来重启WTO协议的谈判。例如,美国对WTO妥善处理中国经济情况的能力提出诸多批评,可以通过重新谈判《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议》来解决这些问题。美国对WTO上诉机构提出的异议也可以通过重新谈判《争端解决谅解》来解决。成员们并未提出要重新开放这些协议的谈判,因为那将是一项规模巨大的任务,但是一个能够“强制国家采取行动”的事件将会推动各方就存在的问题展开讨论。

在目前贸易体系的框架之下,也有一些方法可以解决美国认为的该系统存在的问题,特别是涉及上诉机构。WTO成员可以选择对特定的上诉机构裁决报告提出自己的看法。上诉机构裁决报告会在争端解决机构会议上表决通过,但通常只有申诉方和应诉方会表示赞成或反对裁决报告,取决于谁胜谁负。会议上,没有直接参与案件的成员可以针对上诉机构所做裁决的具体方面提出问题。如果50至60名成员对某项裁决提出异议,未来上诉机构在审议案件时可能会针对该问题做出回应。

WTO副总干事艾伦·沃尔夫(Alan Wolf)周三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全球商业对话会议上表示,WTO的状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沃尔夫指出,美中之间的紧张局势可能进一步恶化,美国可能会选择根据232调查对汽车征税,这将给目前的贸易体系造成进一步的压力。

沃尔夫说道,WTO成员必须迅速行动进行改革,并且必须在上诉机构变得无能为力之前取得进展。上诉案件必须由三名成员审理,但如果美国继续阻止任命上诉机构成员,那么到2019年12月,上诉机构成员将少于三名。

但WTO的行动必须不同于以往——必须迅速行动。在全球商业对话会议上,欧盟驻美国代表团贸易和农业部门负责人托马斯·贝尔特(Tomas Baert)表示,WTO体系可能会崩溃,也可能会有部分成员被迫退出,这正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反复威胁要做的事情。

沃尔夫称,之前WTO所有的主要谈判都已经持续了大约十几年,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而且目前成员们也没有参与之前各回合谈判中的标志性活动——不断交换文本提案。“想要达到目的,这一次将会是一场跳远比赛,而非马拉松赛。”

美国阻止任命上诉机构成员的做法,成为了一些成员拒绝参与进一步改革论讨的借口。除了上诉机构问题,成员们还应该参与讨论一系列改革相关议题。WTO的透明度问题一直饱受批评,因此各成员国仍应将重点放在谈判多边和诸边协议上,而不是以上诉机构问题为借口,止步不前。

“争端解决机制”这一“借口”象征着更大问题的存在,一些成员独立行事,阻碍了某些特定领域的进展。例如,仍然有成员国针对未告知且不符合监管的非法捕捞协议进行谈判。去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WTO第11届部长级会议上,他们差点达成协议,但最终未能成功。一些成员将渔业承诺与其他问题的进展联系起来,他们坚持渔业协议,因为他们还不知道布宜诺斯艾利斯一揽子计划的具体内容。

如果无法达成协议来限制成员国为不符合监管且未告知的非法捕捞提供补贴,那么WTO则可能会面临合法性方面的问题。美国驻WTO大使谢伊周二表示,有关渔业协议方面仍有大量工作要做,他同时提出警告,如果一项协议中的例外条款会破坏最终协议,则应该拒绝达成这一协议。

他谈到:“想要取得有效成果来应对全球鱼类资源枯竭带来的挑战,我们显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美国将继续积极且建设性地参与其中。我们将不断提醒其他成员尽可能得将事情简化,同时大家必须了解的事实是,一个充满漏洞和例外情况的协议将无法达成其真正目的,最终将使WTO陷入窘境。”